舒酉星:电动化是智能化的基础 燃油车还算不上真正的智能汽车

2018-12-19 22:26:15·  来源:汽车工程研究院
   
12月18日,由腾讯汽车主办的2018全球汽车AI大会正式拉开大幕,近50位来自全球顶尖科技公司、汽车企业高层以及国内外学术专家齐聚北京,共同为AI与汽车产业的深度融合建言献策。在主题为创新与重构的互动环节中,比亚迪汽车智慧生态研究院
12月18日,由腾讯汽车主办的2018全球汽车AI大会正式拉开大幕,近50位来自全球顶尖科技公司、汽车企业高层以及国内外学术专家齐聚北京,共同为AI与汽车产业的深度融合建言献策。
在主题为“创新与重构”的互动环节中,比亚迪汽车智慧生态研究院院长舒酉星表示,电动化是智能化的基础,我们认为一台燃油车是不能算做真正的智能汽车的。
在他看来,整个行业需要对智能汽车有一个官方的标准或者定义,这也是推动智能化汽车发展不可回避的一个非常重要和严肃的话题,大家共同在这个平台和标准上建设,只有这样效率才最高。
以下为互动实录:
张耀东:首先请问下大家如何看待创新这个词,哪些是真创新,哪些又是假创新?
舒酉星:大家最近讨论更多的还是车市,下行非常严重。比亚迪我的燃油车部分也受到了比较大的影响,但是我们新能源车部分今年一直以来的交货都非常紧张。所以说,其实我们也可以看到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冰火两重天,在同样一个车企两条产品线有不同的市场表现,因为比亚迪一直是以创新为本的企业。
新能源动力系统的创新方面,比亚迪十几年前就已经决定重点耕耘。王传福总在2003年的一次采访里就透露过,他本人进入汽车行业就是要致力于把电池和汽车整车进行融入。上个星期我们刚刚发布的比亚迪中国芯IGBT,其实已经在里面更新了超过13年,这样一种耐心和决心造就了在产业变革期我们的新能源板块还能够实现增长。
所以我们也非常高兴,前几年我们坐下来一说卖车,就我一个人卖新能源车,其他的车企都是传统燃油车。但是现在每一家车企都有新能源车,这样市场就一下子就抬起来了。现在消费者选择还有一个犹豫点,就在于不知道买什么样的车。到底是买燃油车,买国5,还是国6,万一买了国5和国6,后面国家再不让卖了怎么办?还是买新能源车?是不是现在适合自己,或者自己喜欢的有没有货。据我所知,有一些豪华品牌的新能源车今年也是交不上货。我觉得选择的节点一旦到来,一定要给此前已经有充分准备的创新企业有非常强的回报。智能汽车这波大家起得比较一致,所以步伐上可能也会比新能源更加一致一些。
张耀东:从技术的角度来讲,您觉得目前比亚迪在世界领域包括中国汽车在世界领域智能化到底在什么阶段,或者离达到你理想状态还有多久?
舒酉星:刚才讲到动力系统的创新和重构,为什么要讲呢?因为我们始终认为电动化是智能化的基础。如果脱离电动化,就做这么一台普通的燃油车,上面加一个电脑,无论你有多宽的无线接入,甚至未来5G有多强的计算能力,像Nvidia、AMD的CPU放上去,甚至算法多先进。如果你这还是一台燃油车,我们认为这应该不能算是一台真正的智能汽车。
这个一说出来就有一个不能回避的问题,什么是智能车?我们今天非常荣幸的是在智能车刚刚起步的时代,有我们的车厂,有我们的Tier 1,甚至更上游的零部件厂,有我们互联网企业,有我们的腾讯汽车,一起来呼吁一起借助这次智能汽车发展的浪潮,我们走出这次汽车市场下跌的阴霾,鼓舞市场的信心把它拉起来,但是很遗憾,到现在为止没有一个大家公允认为什么是智能汽车。
刚才上午的环节说得很好,有些是伪智能汽车,是不是有这样的提法?但是这个也不对,因为你根本就没有一个正正规规说什么是智能车。其实我们可以回顾一下,再回到电动车的时代,在中国应该说过去的四到五年里面是我们电动汽车发展比较快速的一个时期。我们从2011年0.03%的市占率到去年2.7%,今年有可能摸到5%左右,这样的市战率能卖到100万台。因为我们国家政府结合所有的意见,把什么是电动汽车,多少里程,多少能量密度,多少的续航里程定义的非常清楚,当然没有定义百公里加速时间。但是至少说得有一个粗略的框框,也就是什么是电动车,然后我有相应的政策来鼓励。
今天如果我们还是目前这个状态,鱼龙混杂,它装了一个四核CPU,甚至比500块钱手机还弱的计算性能的CPU在车上,能跑两三个程序他就说我这是智能车了,消费者没有这样的鉴别能力。我觉得我们对智能车的定义,是大家一起要推动智能化汽车发展不可回避的一个非常重要和严肃的话题。或者不能一下定义清楚,要有一个大家认可的初步框框出来。
我们认为不网联根本无法智能,所以根本就不提网联,就是智能车,不像有的人还提网联。因为比亚迪保有的网联车已经接近了几十万台,我们带智能操作系统的车都已经是50万台以上,明年要突破100万台,我们的保有量不仅在中国,在全世界的车企里面都是遥遥领先的。我们触屏的界面,很早就是全尺寸的贴合,这比特斯拉先进很多,特斯拉的中间是带空气的,在阳光下视觉性能是有很大影响的,所以我们必须要有一个定义,它是不是联网的,计算性能至少得跟三五千块钱的手机相当,要不然一个车的性能这么弱也不像话。
谈到自动驾驶,坦白讲我们认为自动驾驶还是非常久的事情,无论你的技术发展得多热烈,但是要想突破法规和伦理这两条不是一年或者两年,而是有时间表的。Waymo前几周说到的,也不知道是放烟雾弹,说也许自动驾驶永远不能实现,这个话说的还是挺有艺术性的。一方面是放一个烟雾弹,一方面觉得这里面挑战确实挺大的,我们觉得自动驾驶得不断的探索。
刚才广汽说现在的汽车是一个平台,确实是。作为整车厂我们把这些传感器装好,把它的权限都打开,我们让互联网公司全部进来,你们看看这些传感器,甚至是这些椅子能不能按摩,这些东西都是靠未来很多开发者实现的,而且手机的发展,如果从iPhone第一代到现在有十年,我们可以看到今天用的绝大多数的应用都不是在十年以前开发的,而是在最近的三到五年开发的。所以我们非常看好在未来的车上会有非常多符合这个场景的应用逐渐逐渐开发起来。我觉得这里面的想象空间非常大。
跟全球比,我觉得中国在这一轮上我们还是跟得挺紧的。应该说至少在很多硬件配置方面,或者是理念方面我们并不落后于全球,我们需要的是一种机制把大家形成统一的认识。刚才我讲的什么是智能车,我们把阶段性定义一起做出来,大家不停在这个平台上建设,这样效率最高.